日本19禁35分钟啪啪啪高速云播放

日本19禁35分钟啪啪啪剧情介绍

埃斯科瓦尔(瓦格纳·马拉WagnerMoura饰)曾是一个走私商人,机缘巧合之下开始接触毒品生意,野心勃勃的他将无法计数的毒品贩卖到美国,成为了富可敌国的大毒枭。与此同时,他集结了圈内几大巨头,成立了 详情

毒枭第一季中,纳维根特为什么要出卖嘎查?

可能一开始就是卡利集团派去的卧底。



怎样使加了黑名单后收不到对方的短信

怎样使加了黑名单后收不到对方的短信?要同时在短信应用里开启拦截。短信里有设置。1,一般手机通过软件来把电话号码拉入黑名单的话,短信功能里面是看不到的,但是在拦截软件里面还是看到提示,屏幕上方会提示拦截的短信,也可以进入里面看到短信内容或者删除内容。2,如果是苹果手机本系统将电话号码拉入黑名单,若同时设置了拦截电话和拦截短信,那么对方发短信用户是收不到的;若只设置了拦截电话未设置拦截短信,那么短信还是能收到的。不过就算是设置拦截了短信,还是可以在黑名单记录里看到,除非设置了黑名单记录清除。《罪恶黑名单》是由美国NBC台制作,乔·卡纳汉执导,詹姆斯·斯派德、梅根·布恩等主演的罪案题材电视剧。[1]该剧集悬疑、高智商罪案等多种刺激元素于一身,讲述了一位绰号“红魔”的前军事情报官员兼犯罪交易中间人,与菜鸟FBI分析师合作,根据红魔手上的“黑名单”逐个抓住各路罪犯的故事。[2]该剧第一季于2013年09月23日播出。第二季于2014年9月23日播出。[3]中文名罪恶黑名单外文名The Blacklist出品时间2013-09-23制片地区美国导演乔·卡纳汉快速导航分集剧情演员表角色介绍剧情简介几十年来,绰号“红魔”的前军事情报官员Raymond Reddington一直是联邦调查局通缉犯名单上的重要人物。他为全世界形形色色的罪犯代办各种交易,撮合非法生意,被人们称作“犯罪世界的管理员”。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竟然主动向从来没有抓住过他的联邦调查局“自首”,并提出一个神秘但是惊人的条件:他愿意帮助联邦政府抓住所有人都认为早就死了的恐怖分子Ranko Zamani,但他只和一个联邦探员对话——Elizabeth “Liz” Keen,一位刚刚结束训练成为联邦调查局初级分析师的“菜鸟”。Liz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得一头雾水,这可是她第一天上班。分集剧情第1-5集第6-10集第11-15集第16-20集第21-25集第26-30集第31-35集第36-40集第41-45集第46-50集第51-55集第56-60集第61-65集第66-70集第71-75集第76-80集第81-85集第86-90集第91-95集第96-100集第101-105集第106-110集第111-115集第116-120集第121-125集第126-130集第131-135集第136-140集第141-145集第146-150集第151-152集第一季第1集雷蒙德·雷丁顿,绰号“红魔”,FBI头号通缉犯,进入FBI总部要求与助理局长哈罗德·库珀见面。在前台人员发现他身份、大批武装保安赶来前,雷丁顿已从容淡定的走到大厅中央,高举双手等待被捕。在FBI档案记录里,雷蒙德·雷丁顿曾是海军司令官候选人,却在不明原因失踪后的几年里为罪犯服务,促成很多罪恶交易。雷丁顿还没等FBI助理局长库珀开口,就直接抛出一个重要线索,三起悬案的真正凶手——塞尔维亚人冉科·萨马尼。这名在FBI档案里已经死亡6年的人,现在却从国际机场入境美国。雷丁顿提出可以帮助FBI抓住萨马尼,但他只和一个人对话——伊丽莎白·凯恩。伊丽莎白·凯恩,原纽约应急心理科长,第一天到FBI任职的新手。因童年为孤儿,所以内向而强势,擅长犯罪心理学。因为雷丁顿只愿意与她对话,FBI自然对她产生怀疑。伊丽莎白在家门口吻别丈夫汤姆准备上班时,迎接她的是盘旋着的直升机和呼啸而至的警车。助理局长库珀亲自与这个第一天上班的新手见面。可伊丽莎白和其他人一样,对雷丁顿为什么要选择自己也是毫无头绪。在FBI一直公开否认存在的秘密监狱和审讯中心——黑牢里,伊丽莎白见到了这个头号通缉犯。雷丁顿似乎并不为自己现在的处境担忧,像老朋友一样与伊丽莎白寒喧,对伊丽莎白的身世非常了解,知道其在童年时被职业罪犯的父亲抛弃,母亲含恨自杀,甚至知道伊丽莎白的小名莉兹。见伊丽莎白并不理会,雷丁顿说出萨马尼来美国的计划——绑架雷克将军的女儿贝瑟尼。库珀局长和调查雷丁顿多年的莱斯勒探员并不相信雷丁顿所说的内容,只有伊丽莎白相信这是他在证明自己的价值,要求调动人手对将军女儿贝瑟尼进行保护。伊丽莎白和莱斯特赶到学校用车接贝瑟尼赶往安全地点,却在一座大桥上遭到萨马尼伏击,女孩被劫走。伊丽莎白再次返回黑牢,寻求雷丁顿的帮助。雷丁顿却问起伊丽莎白右手十四岁时因火灾造成的伤疤。得到回答后,雷丁顿指点伊丽莎白要从罪犯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重新梳理了FBI已经掌握的线索。得到启发的伊丽莎白根据线索分析出萨马尼是为了给被生化武器研究所爆炸殃及的家人报仇,而下令轰炸生化武器研究所的正是雷克将军,所以萨马尼雇人制造生化炸弹,而贝瑟尼就是炸弹的载体。雷丁顿对伊丽莎白的分析很满意,并提供了炸弹制造人的线索,但交换条件是住在自己最爱的大酒店里。FBI不得不同意,但在雷丁顿的身体里植入了GPS芯片。在FBI根据线索抓捕炸弹制造人时,雷丁顿在酒店里享受着豪华待遇。伊丽莎白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监视雷丁顿上,从酒店返回家中,却发现丈夫满脸是血被绑在椅子上。萨马尼用刀抵着汤姆,逼问伊丽莎白对自己的计划还知道什么。但伊丽莎白并不知道更多的细节,萨马尼很失望的认为伊丽莎白并没雷丁顿说得那么聪明,不清楚为什么雷丁顿对伊丽莎白这么痴迷。在达到盘问的目的后,萨马尼让伊丽莎白做出一个重要的选择,是选择去拯救更多的人,还是只救自己的丈夫。说完,萨马尼一刀捅进了汤姆的腹部。医院里,看着昏迷的丈夫,伊丽莎白想起萨马尼的话,怒气冲冲的冲到酒店质问雷丁顿是否是他让萨马尼这么做的。雷丁顿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一再追问萨马尼有没有说其他内容,他相信炸弹危机并没有解除。愤怒的伊丽莎白用笔扎穿雷丁顿的颈动脉,但雷丁顿仍带着平静的表情称自己死了,伊丽莎白就无法知道自己丈夫的真相。被送医的雷丁顿在内应帮助下从医院逃跑,到林肯纪念馆见到萨马尼。两人边走边聊,FBI则根据雷丁顿体内的GPS芯片追踪并抓捕。莱斯特跟着信号来到一幢大楼屋顶,却发现是萨马尼。看到萨马尼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金属管,莱斯特以为是引爆器,开枪击毙了萨马尼,却发现是雷丁顿的GPS芯片。雷丁顿在大街打电话给伊丽莎白,告诉她萨马尼计划要伤害更多的孩子,并再次追问当晚萨马尼有没有说什么内容。伊丽莎白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境,想起当时萨马尼的手背上有华盛顿动物园进门的橡皮章印。伊丽莎白迅速赶往动物园,找到一个人坐在长凳上的贝瑟尼。贝瑟尼的身上缠着化学品,背包里的定时器只剩下两分多钟。此时拆弹组已经来不及赶到,只有雷丁顿的一个乌克兰朋友前来。在最后几秒炸弹被拆除,但做为报酬被这个朋友拿走了。虽然这次事件有惊无险的解决了,但FBI仍不信任雷丁顿,并声称雷丁顿是想渗透进FBI套取情报。雷丁顿对这个说法报以嘲笑的态度,自己根本不需要FBI的情报,相反自己有一份长期积累的名单,名单上有政治犯、犯罪集团成员、黑客、间谍等,都是FBI根本找不到的人物。如果FBI想抓到名单上的人,就必须满足一些要求,其中之一就是雷丁顿只与伊丽莎白对话。伊丽莎白独自在家清理着被血染红的家具。地毯上大块的血迹无法清洗,伊丽莎白不得不割掉有血迹的地毯,却发现地毯下的地板上有一个暗门。打开暗门里面有一个匣子,匣子里放着几叠钱、一把手枪和几本各国护照。护照上的照片赫然是自己的丈夫汤姆。这难道就是雷丁顿说的自己丈夫的真相?第一季第2集虽然上周雷丁顿帮助FBI化解了一场危机,但调查局对这个头号要犯仍不放心,对雷丁顿和伊丽莎白进行了多次的测谎。同时调查局为了获得雷丁顿掌握的黑名单,极力与司法部谈判,为雷丁顿争取豁免权,却被司法部严辞拒绝。雷丁顿对这种无休止的调查很不耐烦,为了增加谈判的砝码,再次透露有一场罪恶即将在一家工业园发生。调查局马上调派大批人手对工业园进行地毯式搜查。在排爆人员对园区内铁轨沿线检查时,一辆客运列车超速冲过来并脱轨,当场造成60名乘客死亡。对这次重大人员伤亡,助理局长哈罗德·库珀非常恼怒,对关在黑牢里的雷丁顿进行审问。雷丁顿只说这次脱轨事件并非意外,实际目的是刺杀客车上的一名女议员。但更多的情报,他只会和伊丽莎白·凯恩说。伊丽莎白再次到黑牢与雷丁顿见面。见伊丽莎白对自己的寒暄并不感兴趣,雷丁顿告诉伊丽莎白,之前发生多起看起来是普通的事故,其实背后都是有针对性的刺杀行动,每次行动都会附带更多无辜人的伤亡。这些行动的策划人绰号“自由职业者”,只有雷丁顿才能与他取得联系。于是助理局长库珀让伊丽莎白与雷丁顿一起与“自由职业者”碰头。一直在为丈夫真实身份困扰的伊丽莎白私下问雷丁顿,是否是他把护照、手枪等物品放到自己家,以干扰、控制自己。雷丁顿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提醒伊丽莎白,如果举报只会让汤姆获罪,如果与汤姆当面对质他也只会否认,所以要得到答案必须想想其他方法。加拿大蒙特利尔,伊丽莎白与雷丁顿到一家餐厅与“自由职业者”接头。调查局人员通过监控对每一个与雷丁顿接触的人进行面部识别。餐桌上,雷丁顿试图与伊丽莎白进行交流,让伊丽莎白用专业知识对自己进行侧写。伊丽莎白认为雷丁顿对自己如此照顾,一定与自己父母有关。在伊丽莎白的追问下,雷丁顿告诉伊丽莎白,她自己认为的生活一直都是个谎言。说完这句话,雷丁顿留下一脸诧异的伊丽莎白,自己借故离开。等莱斯勒带着调查人员赶到餐厅时,雷丁顿已经从餐厅后门逃跑。莱斯勒正在为丢失雷丁顿行踪懊恼时,却发现雷丁顿就坐在自己的监视车里。雷丁顿告诉莱斯勒,自己已经完成了与“自由职业者”的接头,说着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弗罗瑞安娜·坎博,人权份子,致力于解救被贩卖的妇女,其丈夫也因此被暗杀。伊丽莎白和莱斯勒回纽约找到坎博,说明了情况。坎博不同意取消当晚要举行的慈善酒会,但愿意配合调查局抓捕“自由职业者”。因为只有雷丁顿知道“自由职业者”的模样,必须让他到酒会现场。雷丁顿借机提出自己的要求,加密的追踪器,两名自己的手下以及自由身份以掩盖为FBI服务的隐情。调查局为此不得不再找司法部谈判,最终获批,但必须加入一名中情局特工米拉·马利克。在行动前雷丁顿被植入军用加密追踪器,也非常高兴见到自己两个老熟人,保镖邓比和管理资金的鲁丽,对面无表情的米拉也表示欢迎。在一幢大楼里举行的慈善酒会里四处散布着调查局特工,轻松品尝美食的雷丁顿与如临大敌的伊丽莎白也在人群里。正在坎博激情洋溢的发表演讲时,雷丁顿发现了伪装成服务员的刺客。那名服务员发现异常拔腿便逃,伊丽莎白举起手机阻止,现场一片混乱。等特工们好不容易抓住四处逃窜的嫌疑人,进行盘问才发现他是受雇于雷丁顿。已保护坎博回到酒店房间的伊丽莎白接到莱斯勒的电话,才知道这场暗杀行动根本就是雷丁顿一手策划的,于是立刻返身赶往坎博的房间。此时坎博已经看到坐在暗处的雷丁顿,她不知道雷丁顿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曾提出与雷丁顿合作被拒绝,现在他却和调查局的人来“保护”自己。但坎博也并不害怕雷丁顿,毕竟她有着光鲜的外表,而雷丁顿只是个通缉犯。雷丁顿嘲笑着坎博的表里不一,坎博则并不在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伊丽莎白赶到坎博房间时,坎博立刻换上害怕的表情,要伊丽莎白保护自己。对着坎博的狡诈和伊丽莎白的质问,雷丁顿仍旧保持着一贯的从容。雷丁顿说在坎博喝的酒水里,“自由职业者”已经下了致命的毒药,并告诉伊丽莎白,坎博并非她想像的那样。惊慌的坎博下意识的叫出了雷丁顿的名字“雷蒙德”,暴露了她早已认识雷丁顿。正当坎博还想狡辩时,突然感到腹痛难受。雷丁顿见到坎博倒地,说出自己身边带着解药,只要坎博坦白自己行为,立刻就能解毒。这个伪善的人权主义者终于点头承认了雷丁顿所说的内容,长年以来借解救之名行贩卖之实,还雇凶杀害发现真相的丈夫。虽然坎博仍抢救无效死亡,但FBI已经通过调查坎博多年来的业务,发现她的贩卖集团并解救出被该集团贩卖的妇女。事后,伊丽莎白和雷丁顿在公园码头聊天。雷丁顿说出自己并没有解药,本来就是想让丧失天良的坎博死亡。伊丽莎白对雷丁顿的敌意消除了很多,也谈到自己无法处理与汤姆之间的问题。雷丁顿再次提醒她,要么举报要么对质,或者用第三种方法了解真相。伊丽莎白回到家重新将装着护照、手枪、美元的匣子放回了地板下的秘密隔间里,然后不动声色的把已经苏醒的丈夫汤姆接回家。与敌人共处,可能是发现真相的最好方法。第一季第3集暂无第一季第4集一间汽车旅馆里,一名男子带着一只狗登记入住。进入房间后,取出假牙,摘掉假发,用剃刀清理全身的毛发,用强力清洁剂去除全身皮屑。清洁身体后,用透明塑料布覆盖房间所有的墙面,盖住所有的家具,只留下卫生间里大大的浴缸。狗狗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主人做着一切,也许是看过很多次,早已激不起好奇心。今天伊丽莎白要上庭作证,相关罪犯还是她在纽约任应急心理科长时,警方根据她对罪犯的侧写,抓获的毒枭赫克托·洛尔卡。本次开庭会有一名重要证人指证洛尔卡所犯的罪行。库珀局长仍对伊丽莎白不太信任,让莱斯勒与伊丽莎白同行。伊丽莎白也知道这一点。出发前,雷丁顿要与伊丽莎白见面。伊丽莎白到了约定地点。雷丁顿马上要赶往太子港进行一桩交易,临行前告诉伊丽莎白,赫克托·洛尔卡的人找自己为洛尔卡准备一整套假身份资料。雷丁顿警告伊丽莎白,洛尔卡知道自己会获得自由,所以今天的开庭肯定不会一切顺利。庭上,检方阵述了在以往6年时间里,109名参与调查洛尔卡企业的探员、警察失踪,很可能均被洛尔卡杀害。检方证人出席,陈述亲眼看到洛尔卡将受害者塞入装有强碱液的桶里毁尸灭迹。此时,陪审团中一人突然心脏不适,不得不休庭。伊丽莎白马上将证人转交给赶来的法警,送到休息室等待再次开庭。证人与法警离开后,伊丽莎白碰到莱斯勒,莱斯勒告诉伊丽莎白陪审员是被人下毒导致心脏病发。伊丽莎白知道不妙,转身跑回休息室时,只看到地上躺着真正法警的尸体,而证人和假法警都无影无踪。雷丁顿正在太子港与客户交易军火,接到伊丽莎白的电话。电话里,伊丽莎白气急败坏的质问洛尔卡的人到底说过些什么。雷丁顿并不介意,淡定的告诉伊丽莎白自己已经把知道的情况都说了,至于失踪的证人肯定已经死了。但听到伊丽莎白说有上百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雷丁顿想到了自己名单上的一个人,炖肉匠。证人的尸体的确已被运到早已在汽车旅馆里准备就绪的炖肉匠手里。炖肉匠在拍照留念后,将尸体丢进大浴缸,倒满化学溶液,等着尸体慢慢消失,再冲入下水道。当晚,警方通过交通摄像头跟踪运送证人尸体的车辆来到汽车旅馆,但房间里早已收拾得干干净净,没留下任何痕迹。在伊丽莎白一筹莫展时,雷丁顿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并提示伊丽莎白,去查查浴缸的下水口。果然,在下水口处有化学品的味道,鉴证人员从下水道里提取到证人的DNA。雷丁顿回到FBI总部,向伊丽莎白讲述了炖肉匠的行事作风,他有一个怪癖就是会保留受害者的一颗牙齿做为战利品。只要找到炖肉匠和他的战利品就能解决几百桩悬案。但炖肉匠非常谨慎,连雷丁顿都不知道他的行踪。伊丽莎白立刻着手审讯曾与炖肉匠联系过的洛尔卡。虽然伊丽莎白和米拉以与恐怕组织有联系作威胁,老奸巨滑的洛尔卡宁愿接受国安局调查,也不愿意透露炖肉匠的联络方式。于是伊丽莎白不得不将洛尔卡移交国安局,却在移交过程中被武装份子袭击,自己也被劫持。雷丁顿对FBI的无能非常愤怒,现在只能靠自己与洛尔卡接触,用提供假身份交换回伊丽莎白。雷丁顿与莱斯勒来到洛尔卡的藏身处。一见到洛尔卡,雷丁顿就讲出莱斯勒的身份。莱斯勒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按倒在地。莱斯勒也不是吃素的,一个过肩摔撂倒按住自己的人,还告诉洛克尔假身份都是自己修改了总部数据库才得到的。这才打消了洛克尔的疑虑。雷丁顿提出,自己协助洛尔卡逃出美国,洛尔卡讲出伊丽莎白的下落,莱斯勒救出伊丽莎白立功,三家皆大欢喜的方案。洛克尔完全相信了雷丁顿,提供了与炖肉匠联系的中间人姓名。莱斯勒与米拉通过联网调查,发现中间人其实就是炖肉匠,真名斯坦利·R·考尼特,开有一家牙齿诊所。库珀命令莱斯勒与米拉立刻赶往考尼特家,但雷丁顿认为FBI这样太过费时,不如自己出手。离开FBI后,雷丁顿打电话到动物管理局,以考尼特的名义要求提供寻狗定位服务。不一会,狗狗定位的数据就显示在了雷丁顿手机的地图上。一幢林间小屋里,考尼特在欣赏着整整齐齐摆放在托架上的战利品,屋子的中间是双手被反绑的伊丽莎白。伊丽莎白用自己的心理学知识与考尼特聊着,希望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但这也没能阻止考尼特按客户要求对伊丽莎白进行疼痛折磨。莱斯勒闯入考尼特家中,只发现了考尼特的妻子、女儿。考尼特的妻子告诉莱斯勒,考尼特可能在自家的一幢林间小屋,但只能提供小屋的大致位置。莱斯勒立刻从林业局调派直升机和熟悉地形的向导,对森林进行搜索。考尼特给伊丽莎白注射了镇静剂。伊丽莎白趁考尼特放松警惕时,挣脱缚手的捆扎带,跑进森林,但没久就被带着狗赶来的考尼特抓住。在镇静剂的作用下,伊丽莎白已无力反抗。考尼特把伊丽莎白拖回小屋,正准备拍照取战利品时,被身后的雷丁顿打晕。雷丁顿轻轻安慰着伊丽莎白,扶着她坐到轮椅上,却把考尼特一把推进了原本为伊丽莎白准备的强碱池中。莱斯勒带着其他队员闯进屋内。雷丁顿对现在的残局没有兴趣,随便FBI怎么处理,自己则走到战利品的相册里,抽出了一张女子照片。第一季第5集伊丽莎白为了调查真相对匣子里的手枪进行了弹道测试,测试报告显示该手枪与一件发生在“天使驿站”酒店,被标记为‘高度机密’的谋杀案有关(第三集内容)。因伊丽莎白的权限低,不能显示具体内容。现在丈夫又预订了“天使驿站”的房间,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一直被这件事困扰的伊丽莎白终于忍不住在一天晚上问了丈夫汤姆,不想却被丈夫死死掐住脖子。危急时刻,伊丽莎白从梦中惊醒。雷丁顿得知伊朗正在试图获得的一组情报,这组情报雷丁顿非常感兴趣,但卖家委派了业内有名的“信使”负责中间情报与报酬的传递。信使是出了名的尽职且残忍,绝不允许交易有丝毫的违约和干扰,否则全部格杀勿论。这让雷丁顿感到非常棘手,决定借FBI的手,为自己清除这个障碍。伊丽莎白自然被雷丁顿口里所说的价值两千万的情报吸引,并与莱斯勒根据雷丁顿提供的买方资料进行监视跟踪。一处农贸市场内,伊丽莎白和米拉步行监视买方——一名伊朗情报官,莱斯勒则在监视车内监控指挥。正当情报官与信使接触时,信使发现四周的调查人员,开枪打死来接头的情报官后,驾车逃跑。伊丽莎白和米拉征用了一辆皮卡,在直升机的指引下追击信使。信使一边逃窜一边向伊丽莎白的车辆扫射,但终被追上,被米拉拦腰撞停。信使下车拖着已脱臼骨折的左臂,想继续顽抗,却还是被米拉抓获。审讯内,信使一言不发,对莱斯勒的问题不理不睬。莱斯勒捏住信使骨折的左臂,想用疼痛迫使信使交代情报藏匿的地点。但信使似乎没有任何感觉。这一情况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很诧异。经医生检查,发现信使患有先天性无痛感的基因疾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信使浑身伤疤。雷丁顿暗示信使很可能把一些东西藏在伤口里。经医生再次检查,果然在最新一处伤口里发现了一张内存卡,再经过B超检查,发现其他伤口里也藏有不确定的物品,需要到医院才能取出。FBI从内存卡里发现一段视频。视频里是一名联邦高级程序员赛斯·尼尔森戴着面罩和氧气瓶,被关进一台密封的冰柜里。据推测,氧气瓶可以使用24小时,伊丽莎白认为现在交易被中止,如果不及时找到尼尔森,那他就会窒息死亡。由于买家已经死亡,信使软硬不吃,只能再次找雷丁顿帮忙。雷丁顿同意帮忙,但要伊丽莎白说出对汤姆的调查情况。伊丽莎白只能说出调查到的线索,但因为是机密,自己无权查看。雷丁顿找人帮忙,找到了信使的藏身处。FBI进行搜查,发现了信使的真名汤米·菲尔普斯,有一个在坐牢的兄弟。最重要的是在一部相机里发现了买家和卖家的照片,确认是信使为了防止交易中有人欺诈而对双方进行跟踪。卖家为德查姆博,前法国情报人员。库珀局长想申请逮捕令却被雷丁顿劝阻,想审讯一名能力不亚于库珀的情报人员,只是浪费时间。现在只能找人乔装成信使,套出德查姆博把赛斯交给信使的地点。莱斯勒假装信使来到德查姆博的夜店,虽然德查姆博未亲眼见过信使,莱斯勒也用割破手臂证明自己“没有痛觉”,但狡猾的德查姆博还是没有上当,因为她知道真正的信使在交易失败后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死交易双方,而不是找自己谈判。事情败露,伊丽莎白只能指挥人手冲进夜店,抓捕德查姆博。在FBI决定利用给信使坐牢的弟弟减刑交换隐藏赛斯的地点时,信使却在送往医院的路上用蔵在身体里的开锁工具打开镣拷,杀死看守逃跑了。雷丁顿认为现在只有放了德查姆博,自己去套取信息。库珀局长别无选择,只能同意。德查姆博回到夜店,碰到早已等候的雷丁顿。雷丁顿告诉她,买家已经被信使杀死,按信使的做事风格,卖家就是下一个,自己可以为她提供离开美国的途径,但需要当初交接赛斯的地点做交换。德查姆博知道雷丁顿所言非虚,只有答应。此时伊丽莎白和莱斯勒带人在信使弟弟交待的自家老旧房车处发现了信使的踪迹,随即与躲在房车里的信使展开枪战。等莱斯勒冲入房车,发现信使正拎着包摇摇晃晃的走向树林,要上前逮捕时看到信使倒地。原来已有一颗子弹射穿了信使的脑袋,因为没有痛觉,信使仍在残存的意识下逃跑,最终还是倒地死亡。回到总部,调查人员正在根据雷丁顿取得的交接地点信息调看周围监控录像,分析可能的隐藏赛斯地点。分析后认为只有一处废旧物品丢弃点可能性最大,伊丽莎白和雷丁顿立刻赶往。在最后时刻救出了已经奄奄一息的赛斯。在救护车旁,雷丁顿悄悄俯下身要求赛斯答应自己一件事,进入FBI档案室取一份资料。赛斯无法拒绝救命恩人,答应只此一次。几天后,伊丽莎白取得一份邮件。打开信封,看到雷丁顿留下的便笺,上面写着“你要寻找的答案”,后面是自己无法查看的“天使驿站”谋杀案的机密档案。其中嫌疑人照片上,赫然是自己丈夫汤姆走出“天使驿站”酒店的照片。雷丁顿的书房里,一个消瘦的男子对雷丁顿浪费仅有一次的宝贵机会去帮助伊丽莎白的行为很不理解。雷丁顿以长远打算作为回答。消瘦男子离开。失魂落魄的伊丽莎白找到雷丁顿。两人默默无语的,坐在黑暗中。伊丽莎白最终还是决定回家,与丈夫好好谈谈。但她没想到的是,还没开口,汤姆居然先拿出了蔵在地板下的匣子。继续看6-10集选集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6676869707172737475767778798081828384858687888990919293949596979899100101102103104105106107108109110111112113114115116117118119120121122123124125126127128129130131132133134135136137138139140141142143144145146147148149150151152

日本19禁35分钟啪啪啪猜你喜欢

  • 完结

    考斯比一家 第八季

  • HD

    天堂90分钟

  • 超清

    改变你,改变我

  • BD中字

    决胜巅峰

  • 超清

    斯大林之死

  • 超清

    利斧巨人:保罗班扬的愤怒

  • HD

    罗密欧点

  • 超清

    冰峰暴

  • 更新13集

    血族 第一季

  • 超清

    天使请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