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店门用女生下体

7.0

主演:温兆伦 邵美琪 黎美娴 曾江 罗乐林 胡枫 

导演:李兆华 

饭店门用女生下体剧情介绍

三个家庭二代人间的爱恨情仇借由“人性”这个主题,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香港上演。我本善良,可谁让我一步步走向深渊?20世纪70年代,一场大火把本来温馨的一家人拆散,警察蒋定邦(罗乐林饰)认为妻儿已葬身详情

谁有温兆伦的我本善良国语版云盘?

浩男刚出狱的晚上,躺在游艇上想念伊明。之后两人在人群中不期而遇,并一起在游艇上看月食。 配乐:岁月燃烧 (草蜢) 这夜又在梦醒警觉 岁月悠悠流逝悄然不知 想起与你 细说旧梦 感叹着世事如棋 这夜多么的想你 再揭着从前赠我的笔记 星空远望 回望极远旧事 感觉彷似是一出出戏 Ho...温馨的主角是你 Ho...伤心的主角是我 Ho...此刻想起你愿再挽手一起 无奈你早经飘远地 仍然是多么喜欢你 这刻可否想起我 岁月在燃烧 (不知不觉 岁月在燃烧) 这刻想你 这晚我又想你 lai...lai...闪闪的星光令我记起你 这晚我又想你 如果你喜欢《我本善良》,欢迎到“我本善良”吧,那里一定有你想要的答案。



荣归的幕后花絮

香港畅销剧集之母倾情之作——《荣归》就是情感的回归“《荣归》避事而写情,尽展细腻风骨……这也倒合乎渊源,该片的编剧就是原香港TVB的女编剧陈宝华,早年曾以脍炙人口的《我本善良》成名,随后更是缔造了《万家灯火》、《妙手仁心2》、《真情》等等热播大戏。《荣归》全片的叙事是细腻的,既没有依附在特定时代背景下做无谓空谈,也未纠缠在卿卿我我中耗费笔墨,算得上是精练手笔。例如,片中的大伯李国荣与侄女李明思两人,虽无李国凯那般叱咤风云,有改变商界命运的超然竞争力,却仍显现得如此重要。两人的亲情观,影响着身边的兄弟姐妹,他们对家人无私的爱换来了所有人的敬重、化解了无数的琐碎矛盾,成为整个家庭最终真正意义上步入“回归”的催化剂。而出现在剧中的其它角色,均都以丰富的感情色彩体现了自身的重要性,如性格如冰火两重天的李家两儿子、如过埠香港的新娘苏冬、在夹缝中求得尊严的李奕,甚至是家里的老佣人娴姨。他们的存在,让全剧体现出一种不可分割的整体性,都发挥着不可获缺的重要作用。他们都是情感爆发的基点,又都是整个家族度过难关走向“回归”的原因。”(评论)两岸三地艺术家火花碰撞——郑少秋焦晃归亚蕾的黄金组合不可复制在《荣归》的拍摄过程中,编剧陈宝华见识了内地导演拍戏的态度和手法,虽说自己在香港电视界浸淫多年,但仍然对《荣归》出品人李少红和导演曾念平赞不绝口。陈宝华曾在香港无线、亚视各工作多年,这次亚洲电视购买了《荣归》,亚视老友对她说,一提到郑少秋、归亚蕾和焦晃这三个老戏骨,那戏一定好的不得了。这让陈宝华自己也觉得非常有面儿(面子),颇感自豪。所谓高手过招,招招是戏。作为《荣归》的编剧,陈宝华也亲自到过拍戏现场“观战”,她发现,高手之间过招,一个小镜头里都是戏,大家心里面在较着劲。有一场戏是弟弟李国凯(郑少秋饰演)到北京找哥哥李国荣(焦晃饰演),见面的那刻,两兄弟四目交汇,有感情可是没哭出来,只是哥哥叫着弟弟小时候的名字,问他小时候饿不饿,暖不暖。这场戏跟陈宝华之前想的一模一样,她说:曾念平导演对人物内心感情、外部活动的分寸把握得很好,连在监视器后“观战”的投资人看后都不由哭了。两个“武林高手”演绎的兄弟情,以及戏里戏外同样高贵有修养的归亚蕾,三人一台戏,就像陈年好酒,年份到了,不用喝都知道一定是好酒。【郑少秋、焦晃齐向归亚蕾“放电” 归亚蕾坦言“感到很骄傲”】“在我40年的演艺生涯中,和我搭档的男演员不计其数,但是从没有人在戏外能和我开得了玩笑——因为我从不回应,而且会很自然地走开。”但是《荣归》却让归亚蕾开了这个先例,成为男搭档向归亚蕾“放电”最猛烈的一出戏!在《荣归》拍摄过程中,郑少秋经常跟归亚蕾很“文艺”的表示:“你的优雅让我感觉如沐春风”,然而以前从来不跟合作男演员开玩笑的亚蕾姐,第一反应居然是:“哦?他的国语说得这么好啊。”郑少秋是《荣归》全组公认的的开心果,大家最爱看他和亚蕾姐之间的互动,郑少秋经常当着大家的面,猛夸归亚蕾——这个戏里的老婆“美啊”“有气质啊”“大家闺秀啊”,这边亚蕾姐被他逗得脸都红了,那边的剧组同仁更是忍俊不禁。当着焦晃老师,郑少秋更加“变本加厉”——“大哥在,我们只能含情脉脉”。难怪“女皇”归亚蕾也禁不住表示:”郑少秋的眼睛真的很会放电!”而话剧皇帝焦晃也不甘示弱,在《荣归》杀青的当天,突然走到归亚蕾的面前,大声说:“我一定要跟你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归亚蕾:啊?焦晃:在戏里!再见!如今为《荣归》全国卫星电视首轮播出新闻发布会,郑少秋、焦晃、归亚蕾重聚北京,互相之间依然是互动频繁,妙趣横生。焦晃(上节目之前调侃自己“没茶没烟就蔫”,看见亚蕾姐,他眼前一亮):看见你就提精神!郑少秋当然不能让焦晃专美,马上说:如花似玉的亚蕾!(说着还走到亚蕾姐身后为她整理衣领:衣服是好品牌哦!)归亚蕾:这是我拍戏以来得到的最高奖赏!【焦晃高大威猛出口成章 文武双全惹人羡慕】据曾宝仪等人举报:在《荣归》剧组里,焦晃老师很喜欢突如其来地念诗(比如拜伦的诗),或是念以前他曾经演出过的莎翁剧里的台词,而且一念就是要念全部——大家等于免费欣赏了话剧泰斗的现场演出。不仅如此,在不同情境之下焦晃都可以想到对应的美丽诗词,比方说曾宝仪某天穿了短裙,他可以念一首和腿有关的诗;比如有人要拍哭戏,他就会念和眼泪有关的台词;如此风流倜傥、浪漫优雅的举动,反而会让快餐文化下成长的新一代演员们倍感新鲜,于是大家就恭维焦晃老师:可以想象年轻时的您高大威猛、出口成章,一定有很多美女拜倒在您的西装裤管下!这时焦晃老师就会说:不关我的事喔!我可从来没有主动追过任何女人!并用正义凛然的表情和语气强调:这样可是会犯错误的,可以拖出去枪毙的!【郑少秋归亚蕾“恩爱夫妻”互相“占便宜”】郑少秋和归亚蕾在《荣归》剧中饰演一对“姐弟恋”的夫妻,相敬如宾,然而戏外两人的“恩爱”程度更胜戏中。有一场戏,是归亚蕾扮演的张淑媛上前拥抱先生李国凯(郑少秋饰),导演喊停后,郑少秋对归亚蕾说:“我不能让你占便宜,我要亲你一下。”一句话让向来娴静的归亚蕾有点招架不住,而周围的工作人员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还有一场戏是剧中的李国凯(郑少秋饰演)得了血癌,要去移植骨髓的前晚,在家中和三个儿女做最后的交代,饰演三兄妹的张永智、林申、曾宝仪都感动得眼眶红红的。当时是双机拍摄, 一台拍郑少秋归亚蕾两“夫妻”,一台拍张永智林申曾宝仪三“子女”,当郑少秋把感人肺腑的台词说完,三兄妹内心情感依然澎湃不已。曾念平导演看大家状态很好,一直没有喊“停”,然而郑少秋看导演一直没喊“停”,就往亚蕾姐肩膀上倒做撒娇状,三“子女”都忍不住想笑,但因为没听到导演喊“停”,三个人没人敢笑,只能咬紧牙根忍住。结果当导演喊“停”,大家便大笑不已,投诉说郑少秋害大家,然而秋官还很无辜的说:戏已经演完啦,和儿女训完话接下来就是老婆啦!【焦晃人称“焦局”——老改剧本的“老改局长”】焦晃老师在剧组里人称焦局,一开始吴军、林申、曾宝仪、张永智、徐菁遥这些“小字辈”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焦晃老师对戏要求高,总在现场拿出他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与剧本和大家讨论有哪些台词需要改动,而且焦晃老师非常巧妙的宣称:我从来不改别人的台词,不过,你们要想听听我的意见,我也愿意跟你们说说”。一来二去,焦晃老师就因此获得老改局长——(老改剧本)的美誉。最让年轻演员感到“可爱”的举动,是“焦局”不以为忤,听说连焦晃老师的太太还很俏皮的说道:“那我不就是局长夫人了吗?”【担心观众神经错乱 归亚蕾面对吴军林申有压力】由于与剧中主演吴军在热播剧《麻辣婆媳》中饰演过母子,归亚蕾常常在片场不自觉地露出母亲对儿子的关爱举动,比如下意识地用手拍拍吴军的肩膀。没想到,这种疑似母子的“小动作”被制片人李小婉敏锐发现,随后归亚蕾遭到“警告”——“这样太像母子了!”归亚蕾说:“她说的是对的,如果不小心带到戏里,就可能会破坏角色关系……不过,对我来说,这种提醒变成了压力。”而在处理剧中与林申的关系时,归亚蕾也时时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流露出《麻辣婆媳》里“丈母娘”对“女婿”的那种挑剔,“毕竟我们在《荣归》中是母子嘛。”面对如此复杂的“人物”关系,不但观众们有可能“集体神经错位”,连归亚蕾也笑说,有时在恍惚之间,自己都有点搞不清状况。【吴军40层高楼扮“蜘蛛侠” 腿软肝颤心惊肉跳】在剧中,吴军扮演的内地经济学硕士李奕,因不愿接受叔叔香港富豪李国凯(郑少秋饰)的护佑,只身前往香港打拼。初到香港,人生地不熟的李奕,四处应聘都找不到适合自己专长的工作,为了糊口,他不得不临时找了份擦楼宇玻璃的清洁工作。在拍摄时,吴军被吊在大厦的40层楼外,虽然保护措施已做到万无一失,但由于导演一再要求吴军向下看,使得这位恐高的帅哥不由自主地“腿软肝颤”。“搁谁也会有一点害怕的,毕竟是在40层楼高的地方,不过我以前拍电视剧时有过类似的体验,所以很快就调整好情绪了。”【林申徐菁遥一“剑”钟情——《荣归》上演现代版“比武招亲”】《荣归》剧中香港地产富豪之子李明捷(林申饰演)和上海女强人苏冬(徐菁遥饰演)的“爱情萌芽”是在击剑馆的一场戏,被导演曾念平笑称为“比武招亲”。《荣归》中的这场戏拍的是徐菁遥饰演的上海商界美女苏冬与林申饰演的香港地产富豪公子李明捷的第一次见面:苏冬的好友李明思和二哥李明捷到击剑馆玩,正好碰到苏冬。介绍过后,有着同样孤傲的个性的两个人,很快就从“打嘴仗”升级到“拔剑相斗”。结果几个动作下来,两个人的水平高下立判——自以为身手高强的李明捷,输的很惨。得胜的苏冬,绵里藏针地向李明捷说:“你们玩吧,我出去呆会儿。”一个“玩”字,透出苏冬对李明捷业余水平的嘲讽,同时也激起了李明捷对这个高傲姑娘的征服欲。仅仅是一桩爱情的起因,就有无限的潜台词和前故事。【归亚蕾打曾宝仪耳光 向焦晃“学习”技巧】接拍《荣归》之初,归亚蕾一直不看好自己饰演的角色,原因是这个人物跟李氏兄弟鲜明的性格比起来,“陪衬”多过“光彩”。“只要做个称职的绿叶就好了”。但是对于好演员来说,角色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真正拍摄起来,真正投入角色的状态,归亚蕾又开始爱上这个人物了,理由是“这个人物完全是用‘收敛’的表演来呈现,我以往主动式的表演经验完全用不上,所以我反倒觉得这是个值得尝试的挑战。”作为香港富豪李国凯的太太,张淑媛这个高智商女人更加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才智,而这些智慧恰恰是通过别人的行为映射出来的。在一场家庭戏里,被父亲责骂的李明思在餐桌上揭穿父亲的“外遇”,“你不要以为你和X小姐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只是妈咪没有说而已。”李明思的一句话,将张淑媛作为富豪贤内助的形象一下子立体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正是在这场戏中,归亚蕾打了曾宝仪一个响亮的耳光。为追求逼真的效果,曾宝仪主动跟归亚蕾说:“不用顾忌,您真打就好。”于是归亚蕾的巴掌就真的打在了曾宝仪的脸上。这个镜头拍完,曾宝仪兴奋地拉住归亚蕾请教:“你是怎么打的?一点都不疼,而我的反应却出来了。”归亚蕾指指焦晃说,那是真正的专家。原来,打耳光也有技巧。【张永智惹导演曾念平笑场——揭密《荣归》顽童家族】说起在《荣归》中合作的“三大皇帝”——郑少秋、焦晃、归亚蕾,身为台湾全能型一线小生的张永智直呼自己“命好”,如同进了宝山,绝不会空手而回,“能够跟他们合作也让我成长很多”。让张永智印象最深的是焦晃老师演戏特别注重眼睛,而且是上了心的眼睛,他有一句名言:“看着我,用心看着我!”这句话就像警钟似的不断地提醒着张永智作为演员的自觉。有一次,在大董烤鸭店拍群戏,摄影机占了张永智的位,带不上他,摄影师让他休息会儿,张永智刚离开房间,便被现场制片给急急叫了回去,他说:“焦老师请你回去,他说他得看着你的眼睛演戏!”导演曾念平老师,招牌动作是一被催促感到紧迫,就直眨眼挠头,暗地里,曾念平喜欢在现场找不一样的灵感,有时候掌握并落实了他的新奇念头后,他就会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穷乐。有一场戏是在深圳小学校拍外景的时候,一大帮人极其专注地看着监视器里张永智和文念善的对手戏,突然间,监视器后面的曾念平导演笑出声来,统筹娜娜回头瞅着导演,没想到曾念平望着荧屏张永智的侧面特写,说了一句:“嘿……(真像)成龙!”《荣归》剧组“顽童家族”的成员又添了一名。【曾宝仪为《荣归》进入心理厌食状态——史上哭得很惨的一次】在《荣归》中,曾宝仪扮演的是“豪门千金”李明思。按照通常的剧情发展,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可是呼风唤雨、衣食无忧的人物,不过,《荣归》中的“李明思”显然没那么好命。她心理空虚,得不到家庭的关爱,也没有安全感,为了向家人的不重视“示威”,她年纪轻轻就离家出走,草率地结婚、离婚,然后失望归家……曾宝仪说自己属于这样的演员:演戏的时候,她演哪个角色,就把自己当成那个人物,“李明思”开心,她也开心;“李明思”厌食,她也进入心理上的厌食状态。曾宝仪直言,为了演好“李明思”,自己真的投入了很大心力,以至于《荣归》杀青后,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彻底抽离角色。更“惨”的是,“李明思”在戏中常有大段大段的哭戏,而曾宝仪又是那种“但凡哭戏一定真哭”的表演者,于是在拍摄时,曾宝仪时不时就要调动自己最悲伤的经历,把全部的“私房泪”贡献出来,因此,她不无幽默地说:“《荣归》放大了我内心最脆弱的部分”。

饭店门用女生下体猜你喜欢